蓬莲头

皮皮

皮一下,会死的很开心


“砰~”九良一脚踹开房门,身后跟着九龙九龄九郎九春以及......手持一把西瓜刀的东哥。


“九南!!”九良一声爆吼,话还没出口,给社会东一肩膀怼墙面变了个壁虎。


“咚!!”西瓜刀直接飞到九南耳朵边的墙上立了起来。



九南顿时觉得全身汗毛立马排队喊口号——啊啊啊啊啊!!!!






“谁特么敢动孟鹤堂试试!!”社会东恶狠狠地撂完话,就想抓起西瓜刀。


我,我,我,咦?怎么拔不起来?谁特么知道这背景板是实木的,挺有钱啊........使劲~


欸~拔起来了~



“谁敢动孟鹤堂我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死无葬身之地!!”社会东振臂一呼,谢爷施施然从后面走出来,咳~





不要抢我台词!九良一着急,“孟哥!”他从墙面上把自己摘下来。


“不许动我孟哥!不然分分钟跟你没完!见过三弦没?我让你开开眼!”



三弦又长又碍事,九良掏半天还没从大褂下面掏出来。


社会东着急——边儿去~  一肩膀又给怼墙上贴起来了。



“九南!!”九龙九龄一声吼,“看招儿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九南一声惨叫还没出口。孟孟就不乐意了。




“去去去~排个彩排嘛,把我周宝宝都撞墙上去了~你们都丧良心~”孟孟过七扶起周九良就生气了。周宝宝趴他孟哥身上撒娇“孟哥哥个哥哥哥哥~”


孟孟指着一个个鼻子“快点道歉!”






社会东一扔西瓜刀:怎么还不让砍啊还能行不能行?!我出场费很贵好吧!!


九龙九龄:九南~你能不能不那么猥琐?!站直点啊!!


九南:爷们连男人都要扑了,还能不猥琐?!你不猥琐你来!!



春儿姐:你不扑孟哥就不猥琐啦?!笑话!!




九郎:要不你们先忙着,我要回家给张老师做饭了,快到饭点了,晚了他准得撒泼......



谢爷:这就完啦?!我台词呢?!我台词还没说!!






皮一下

九南拖着孟鹤堂走进屋里。


孟鹤堂被用力的夹在腋下,他费力的挣扎着“九南~你是不是疯了!放手~你给我放——”


话没说完就被一个霸道的吻堵住了。


九南品尝着甜甜软软的唇,他抓住孟鹤堂的双手抵在墙上,眼神迷离疯狂,“我想要你,”他又一次用力的吻上去,


“嘶~”


九南一只手按着暴躁的孟鹤堂,细长的手指抚上嘴唇,“居然咬我?”


“张九南!你碰我试试!”孟鹤堂恶狠狠的瞪着九南,想用脚去踹他,被张九南轻而易举的夹住了腿。


九南拿身体压着他,“你不愿意?”张九南低声的呢喃着,拿嘴唇贴着孟鹤堂的耳朵轻轻地喘息,孟鹤堂的耳朵红了,全身又痒又麻,“住,住手!”他用力的扭过头想摆脱张九南亲昵的动作。


张九南卡着他的脖子不让他动,“回答我。”


“不愿意!”孟鹤堂眼睛红了,“放开我,我不愿意,我讨厌你!!!”


“可我喜欢你,孟哥~”,张九南低低的在耳边细语“我想得到你,即使.......你不愿意,我还是想要你,想得要命.......”说话间,他突然叼住孟鹤堂白皙的脖子吸吮着,


鸡皮疙瘩一下起来了,“放开我!!!”孟鹤堂哭了,他挣扎着想推开九南,“你这混蛋!我说我不愿意你没听到吗!!!”


“你不懂,有种情况呢,”九南半张着眼睛,危险的笑了一下,“是不需要你同意的~”


他强行的翻过他的身体,把他推倒在沙发靠背上,令孟鹤堂前倾了身体,又用力拿腿挤进他的双腿之间。


“你知道吗?”张九南用力抵了抵孟鹤堂的双腿之间,“我还是想——”


吱——————————一脚踩


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西

不能皮好无聊啊,也不能开车。。。虽然开车是我的梦想,然鹅我并没有真的成功过。。。。到底是什么支撑着我写到现在的啊?我的梦想明明是德云色小哥哥的肉体啊?不能写车?那还码个p啦(╯‵□′)╯︵┻━┻


唉。。。我是一条只有七秒的记忆的大傻鱼,每次写着写着就忘记我的目的了。。。


。。。。。(= ̄▽ ̄=!)



我要!!!写车车!!!这是我开始写文的动力!!!


可四。。。。我的能力有限。。。。日常羡慕写车写的好的神仙太太们。。。。我每次都卡在车门上。。。。所以,江湖别号——刹车王就是在下小的我了。(= ̄▽ ̄=)~*




其实可以叫我卡卡卡卡老西~我并不介意~




真想写出好看的车。。。。在形式如此残酷的现在,我抱着这么不切实际的念头,还真是,日常作死。。。。


算了。。。。我就碎碎念一下,谁让我写不出来车呢?



残念。。。。。


奶油巧克力(咖啡牛奶下篇)

答应过一些小可爱说了给龄龙怀孕,呐~写完了,全程傻乎乎的~嗯,我说到做到了(⊙o⊙)哦~



“呃呃呃呃~”九龄在那吐。



“妈呀~你都吐了多久了,怎么还没吐完?”王九龙站身边捏着鼻子给九龄拍背。



“那是我想吐吗?还不是因为.......”话没说完,九龄又一阵恶心。



“你仔细扎马桶里了,哎呀~”看九龄勾腰勾得厉害,九龙顾不上捏鼻子了,伸手就扶住了九龄的额头。



“没事吧~”,九龙看他吐的心疼,“我看你吐那么久了,也吐不出什么了,要不我先扶你出去歇歇?”



九龄有气无力的趴马桶沿儿上,“你别管我了,你去出去吧,我缓缓~”




看着趴那儿一脸白的九龄,大楠不由的想起以前活蹦乱跳的菲律宾男友了。




“盯着爸爸干嘛,爸爸脸上有花?”张九龄赶苍蝇似得嫌弃大楠,“出去出去~给你在旁边啰嗦的我更难受了~”



“张九龄~”大楠一把抱起九龄,“怀孕怀成林黛玉的多的是,混这么惨了还想着给我冲老大的估计就你了~”



“用的着充嘛,爸爸永远都是你爸爸.....”放到床上的张九龄被大楠三两下塞杯子里了,“干嘛,干嘛笑这么恶心?”,他抓着被子角儿一脸防备的看大白楠盯着自己笑,“告你~别胡思乱想啊~”




“我干嘛了就胡思乱想?”难得看到这样的9088,九龙笑着逗他“欸,说说~说我想啥了?”




“我怎么知道你想啥?我又不是你....”话没说完人就滑进被子里了。



“我怎么啦?”看着那举过头顶的几根手指头,九龙唇角勾得更深了,他觉得这样的九龄可爱到爆了。



被子里的人不吭声了。



瞅着枕头上的一撮头毛,大楠撑着头趴在床边突然问“欸~你真打算把他生下来了?”



半晌九龄伸出脑袋,“嗯。”




九龄看着天花板,“我知道你还没玩够,”他突然爬起来坐好,靠着床头对九龙很认真的说,“我不会要你负责的,你别这么老看着我。”



“唉~”大楠转过身叹气。“我到现在也没做好迎接一个小宝宝的准备哪~”




“嗯.......”他看着对面的墙壁,下了很大决心,“算了,不管怎样我会陪着你的,”他低下头抠手,“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做,该做些什么才会比较像个爸爸,”



“可是,”他回过头看着九龄,“我还是想在你身边呆着,小黑小子。”



咳咳~  九龄大师兄低下头干咳了两声,止不住上扬的嘴角。



等抬起头,张九龄一脸认真的抓住了大白楠的手,“小白小子,咱们在一块儿吧~”




九龙挠挠头,“啊?咱俩不是在一起嘛~”




“笨蛋啊~”


小黑小子笑得很开心,“爸爸在跟你求婚哪~你不快点答应是要爸爸反悔吗?”



“欸~怎么是你对我求婚哪?应该是我对你求婚才对吧!”


“不行~”九龙不依了,“得重来~”




九龄笑意更盛,“重来什么啊重来~”


白白净净的王九龙不理他,他就在床边单膝跪地,举着九龄的手,“你能嫁给我吗?我发誓会会好好照顾你.......和小奶娃~”




张九龄笑的眼睛都弯成小月亮了,“爸爸不用你照顾,你照顾好你自己吧儿子,你滋要每次吃完饭把碗都洗了,爸爸就答应你。”




“洗碗?洗碗讨厌死了....”王九龙想半天,看九龄笑嘻嘻地看着他,他被九龄笑的心都软了,“得得得~依你依你~”



“好吧~既然儿子这么听话——”张九龄拖长了声音,眼珠子转来转去,



“还有一个。”他笑得賊兮兮的补充。


“什么?”王九龙看看他的脸色,立马大声说“别想!”


“我特么还什么都没说呢就别想,这婚你还求不求啦?”张九龄着急了一把抓住王九龙,“你先听我说完,再考虑答不答应啊,没准是好事呢~”



“好事?不能!你看你笑得内样!孙子~别以为爸爸不知道你,你一撅腚爸爸就知道你要干嘛!”王大楠急赤白咧的掰黑小子的手,“你先给我撒开~”



“不答应?!不答应也不行!!”张九龄一把揪住王九龙的头发,“你已经求过婚,就是爸爸的人了,想跑也跑不了!给爸爸记住了,儿子生了以后,爸爸要在上面!永远!!!”


牛奶+咖啡











“呸~”一口牙膏沫子吐在洗水池里,张九龄只犯嘀咕,怎么最近老恶心?


“难道是咽炎?不像啊.........”





手突然停住了,张九龄突然想起来一事儿。


上个月去天津演出,累半天两人都睡下了,半夜九龙却突然爬上九龄的床玩夜袭。他连着几脚也没把九龙踹下床,反被九龙捉住了脚踝往上摸,九龄累得跟孙子似得,本是不想的,奈何脚踝是他的软肋,再被那个人挨着耳根软软的哼,稀里糊涂的就滚了床单了。







“卧槽~”,张九龄恨恨得把牙刷往杯子里杵,“一发入魂啦?”







正想着呢,白白净净的王大楠打着哈欠就推开洗手间的门进来了。



“早~”,眼睛都没睁开,大白楠就把下巴搁小黑总的脑袋上了。


“给爸爸起开~”,张九龄一晃脑袋就想躲,没想到被壮壮的大楠一把薅住,“别动.......”



好嘛,他跟抱抱枕一样,抱着张九龄的脑袋瓜子又迷糊过去了。



小黑总脑袋沉沉的顶着颗大奶糖,心里五味杂陈“要不要先给丫的一个窝心脚呢~”




不过,因为9088是成熟的人,知道这种事还得先确认再说,所以九龙莫名就躲了这一脚。






张九龄寻思,要不先去医院吧~


但还没确定的事情,他不想给九龙说太清了,就说自个儿有事儿,让大龙吃点东西自己先忙去,没想到王九龙不乐意。




“不行~”,大白楠扶着方向盘嚷嚷,“多久没得空了~说好了回来陪我逛的!我都没衣服穿了~”



“你特么内穿得不是衣裳啊?你小子是光着腚出来的怎么地?!”小黑总心里烦。但是自己确实答应人在前,考虑到信誉问题,九龄大师兄抱着和平解决争端的态度哄九龙,




“今天你自己去好不好?乖~”


九龄压住性子,调动全脸的三千八百四十二亿细胞,和颜悦色“我今天真有事儿~”



王九龙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孙贼~你特么是不是有事瞒着爸爸?瞅你内贱兮兮的样儿~”


没等九龄缓口气,牛轧糖张口就来“儿子你又输啦?!”




火 蹭就上来了。


“让你输!让你输!”张九龄噼里啪啦对着九龙一顿拍,然后勾下腰,脱下鞋子就拿袜子团在手里,“快给爸爸道歉!赶紧的!不然下一秒这袜子就塞你嘴里~”


“哎呀~你还来劲了是吧~”九龙心想,你不讲信用你还有理了?!


他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寻着停车线就打刹车了。另一只手就薅头毛薅头毛,也不管薅着没薅着,就拿内手去抓黑小子的头发,张九龄自然不肯坐以待毙,两人你来我往就又打起来了。




要说张九龄心里确实有事,一不留神就被九龙压住了。


“降不降?”九龙嘚瑟,“降了就老老实实跟爸爸走~爸爸给你买大红sai小内裤,让你转转运~”,



“滚蛋~”九龄一挺身,哎呀~动不了~


九龙压得更紧了,“别动~”九龙看看车窗,一脸坏笑“现在可还是青天白日啊~待会儿让人拍个视频啥的,那可就抖音上见了~”


张九龄知道九龙这车窗上贴了单向膜,外面看不到车里面,就没理他,胡乱挣扎中腿顶住了九龙的重要部位。


九龙低下头闷闷的笑了几声,再抬起头眼睛里就有那种意思了,他喘着气抚上九龄的那里,



九龄一下急,拍那爪子,“别动别动!”



九龙盯着他一脸笑,手下却不停,“什么别动啊,勾起人火了就别怂啊.......”



“不是你听我.......”话没说完,软软的唇就堵住了九龄的嘴。



窗外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心慌意乱之际羞耻感爆棚,偏偏九龙却来劲的很,凑他颈窝那儿就轻轻的啮咬......




“别动!!!”九龄一把抓住他的手,着急忙慌地阻止九龙,“别,别动,今儿不成!这会儿不成的啊!别乱来!”


九龙看着他湿润水光的嘴唇心都是麻的,当下什么也不管了,反手把九龄的两只手都抓手里,一边就扯起他的衣服,“什么今儿不成,你还有什么特殊情况了?别怕,我轻点儿~咱这车看不见.......”





九龄知道再任着九龙点火自己也得着,他情急之下贴着那人耳朵就来了一句,“我怀孕了。”








啥玩意儿?


九龙停住了,立马满脸滚弹幕卧槽你骗鬼儿子你敢骗爸爸信你我是你儿子你特么玩我的吧一脚刹车你最好不要玩我玩我我非玩你到此仇不共戴天卧槽卧槽卧槽~








“你确定?”九龙从九龄身上爬下来一脸懵逼。



“不确定啊~”九龄抓抓头发“所以我要去医院确定一下。”


九龙想想摸出一支烟,刚想打火,看看九龄又把打火机扔车里了。



抖着嘴唇,九龙半天回了一句“我也去!”








几个小时之后。







坐在医院花园的长椅子上,看看手里的检查结果,两个人一起歪在椅子上叹气。




唉........








“内什么,”九龙挠挠头,想了半天,不确定的问九龄,“是上个月那次吗?”


“大概吧~”九龄赖不几几的靠着椅子仰望天空,“那段时间就跟你来了那么一次~”





“卧槽~”王九龙脱口而出“太特么准了吧~”



“你什么意思啊?”小黑总挑起眼眉,斜白小子,“爸爸要你负责了吗?本来就不打算告诉你,哼~”



“你哼个毛线,爸爸说了不负责吗?你内什么态度!”王九龙站起来“谁不想负责谁生儿子是貔貅啊~”



说完,九龙突然有点没底气,“那,那咱生吗?”




“唉~”



两人又一起叹口气了。





赌球。抽烟喝酒。泡吧。打游戏。保龄球馆健身房都还在对我招小手呢,我还要蹦极登山思考人生~我还没野够呢.......









“说话啊~”,九龙这会儿七上八下的没准谱,虽说他挺爱小黑小子的,但是抱个小奶娃什么的,他半点经验也没有啊!话说,黑小子生个小奶娃........不会生个小黑炭吧~






九龄没精打采靠那儿不说话。



他也没准备好啊,他才是上面那个!!鬼知道最近怎么了,老被九龙反攻,反攻就反攻,还一次就中,真是神他妈的准~





“我也不知道啊~”


他有气无力的回答。他也不会带小孩儿啊~这小孩儿生下来会不会像九龙那么白呢?不行!他张九龄的儿子不黑像话吗?可全黑的话,王九龙估计要骂街了......要不生个带条纹的?








两人对视一眼,“要不还是再想想吧~”王九龙犹犹豫豫的说。


长安好帅~\(≧▽≦)/

好喜欢长安~\(≧▽≦)/



那,九良咧。。。(= ̄▽ ̄=)


喜欢!!!\(≧▽≦)/




所以人家就是好喜欢单眼皮的酷酷的男生~\(≧▽≦)/




刚看一个视频——

二爷在台上坐着。有女孩子问,二爷你吃糖吗?二爷摇摇头。女孩子就又问了,那你怎么这么甜哪?二爷顿时被撩了~



哈哈哈~



视频最后,有一段是助理来给二爷整理头发,(我截的不清楚)二爷伸手自己拿过了小瓶子,请工作人员让开,然后真的是非~常狂暴的喷发胶——真的是非常直男的喷法了~笑死~

期间台下的女孩子就一直——

“要干嘛要干嘛?”

“哇(⊙O⊙)~”。。。。





哈哈哈~


可爱的女孩子~可爱的二爷~如果全是这样的粉丝,我会一直爱二爷的。

ji(执) ji(子) 之手,yi(于)ji(子)偕老

故事故事故事!!!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郭麒麟对着镜子照照自己的小肚子。

“哎呀,真的有点鼓起来啦~”他摸摸自己的小肚子,“不知道肚子里的娃娃长什么样,是像大脑呆多一点儿还是像我多一点.....”想到这里,少爷突然哧哧哧~ 的低下头偷笑。

叭叭叭 ~壮壮在外面敲门。“干嘛呢?怎么还不出来啊~”,郭麒麟赶紧放下衣服遮住自己的肚子“来啦来啦~催什么催,催命鬼儿似得,着什么急啊~”

壮壮站门外一脸委屈,“我不放心你嘛,上个厕所嘛,怎么上那么久?”

“管的着嘛~”郭麒麟忍着自己一脸的笑,“我喜欢多呆一会儿,我还不能有自己的空间啦?”他推壮壮“别挡道~”

“不对啊,怎么笑得这么开心的?”大脑呆疑惑走进卫生间,他拿起牙刷闻闻,“你又偷用我牙刷刷你杯子底的水垢吗?”

郭麒麟在旁边笑得前俯后仰,大脑呆又拿起剃胡刀看看,“是不是拿我剃胡刀刮毛啦?”

“哈哈哈~对啊,我刮头毛了~”小顺毛笑死了“没看我头发多整齐,都是刮胡刀刮的,哈哈哈~”


“得了吧,看你笑哪样儿~”壮壮捉住小顺毛,“你绝对有事瞒着我~”

“什么事儿啊~我怎么不知道啊~”小顺毛笑嘻嘻的在壮壮怀里蹦哒。

“不说?”大脑呆凑近了拿胡茬瘙他脖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啊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哈哈哈哈哈.....”

“是不是看我快过生日了,又琢磨什么坏招儿哪~”阎鹤祥停下了,把小顺毛圈在怀里,鼻尖蹭鼻尖,“一天天的,老琢磨着欺负自己爷们是怎么个恶趣味,嗯?”

呼呼~小顺毛脸红了,“你松开我点儿~”

“我不~”大脑呆坏笑,“来~乖乖告诉我,这两个多月我不在你身边,你都干什么坏事啦?”

“嘿嘿嘿~”郭麒麟把脸埋在壮壮的颈窝,“后天就你生日啦,我送你一个很大的生日礼物啊~”

“什么生日礼物?”阎鹤祥笑着把下巴放小少爷的顺毛脑袋上,“是惊喜还是惊吓啊?”

“噗噗噗~不知道啊~”小顺毛窝在怀里偷笑“如果你喜欢就是大惊喜,如果你不喜欢——”

他突然顿了一下,“......那也许就是大惊吓了。”


“嗯?”壮壮一低头,小神兽笑嘻嘻盯着他。

“怎,怎么啦?”大熊猫摸不着头脑,刚想再问,啪~ 小神兽打开他的手,背着手,自顾自的走了。

“什么意思?”大熊猫摸不着头脑。





估计这个生日礼物有点大。

壮壮琢磨一下午得出结论。




他抱着蹦极的美丽心态,期待着后天的生日。



第二天就是正日子了,好容易下班的阎鹤祥,在一层接一层的粉丝群里左躲右闪终于突破重围,来到了约好的地点。

怎么没人呢?

壮壮抬起小胖胳膊看看手表,嗯~差十分钟十二点,他的少爷应该快来啦!

因为两个人的身份,造成了每年生日的各路人马大聚会,所以俩人就约定,提前一天过属于两个人的生日。一来可以做第一个跟对方说生日快乐的人,二来,可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不被打扰的吃一顿浪漫的candlelight dinner 。



壮壮正看表呢,就看着一个人从街对面远远的冲自己招手。


“少爷~”壮壮一眼就认出来郭麒麟,他也高兴地挥舞着胳膊。那人软软的笑就扬起来了,他看看两边儿的车。他朝自己跑过来。压低的帽子,露出一点点黑色镜框的边儿,在灯光下眼镜折射出白色的光——阎鹤祥突然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大林!!!啊啊啊啊!!!!”

这时,就见一个黄色衣服的女子从他背后一下子扑了上来,个子小巧的郭麒麟一下就被扑到了。


“麒麟!”阎鹤祥喊了一声,但还是慢了一步。等他抢上前去一把拽开他身上吱哇乱叫的女粉丝时,郭麒麟已经被那人撞倒了。


等阎鹤祥把郭麒麟从地上往起扶才看到,小顺毛的脸上擦伤了,“麒麟,你怎么样麒麟?”,


郭麒麟小小的身子软软的伏在阎鹤祥的怀里,捂着肚子的手上全是一道道血痕,他惊恐的捉着阎鹤祥的手,“我,我的孩子.......”,话没说完,他突然低下头,就看有粉红色的血洇了出来。

老阎脑袋嗡~ 的一声,他抄起郭麒麟就死命往路上跑,他知道这条路有点偏,得跑到路口才能打到车,小顺毛窝在他怀里,手放在肚子全身都在发抖。

好容易气喘吁吁的跑到路口,还好立马就截停了一辆出租,老阎正要上车,身后一直哭哭啼啼跟着那粉丝拽着车门也要去,老阎火蹭~得就上来了,但他手里抱着人没办法,就一脚蹬开那人,上了车。






车开远了,那女粉丝还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喊“啊啊啊啊啊啊!!!!大林!!!大林!!!我爱你!!!”







阎鹤祥一路着急忙火的催,司机人很好看他抱着个人知道事情急,就一路急急忙忙的往前开。

一直安安静静待在他怀里的小顺毛白着个小脸,突然很小声的说,“对不起~”

老阎抱紧怀里的小人,“马上到医院了!”他粗着声音,“不许胡思乱想!!”

一个凉凉的小手慢慢的探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我本来想给你个大惊喜的....”说着说着,小顺毛声音变了,破破的带着颤音,“我该看着点儿的......老阎......”

“对什么不起啊对不起!!!”壮壮伸手揉揉小少爷的头毛,他盯着他的眼睛,“你就是我的大惊喜!今生最大的惊喜!知不知道?!”




“别怕!”

“有我呢,有老阎在,你没事的!!!”





从车上一下来,阎鹤祥就抱着郭麒麟就往急诊大楼跑,“医生医生!!!”











中午暖暖的阳光照在郭麒麟的身上,他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在阳光里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门外的走廊上,照例又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有小舅舅在说话,声音里透着开心,“哎~超了没?男孩儿女孩儿啊?起了名字没?哎,我告你,这名字吧~可有讲究了,不能胡起,知道吧~”,因为隔的不远,大熊猫的回答嗡声嗡气的传来,“都还没呢,大林和我是都觉得男女都好.....”,另一个声音跟着就念,“这才几个月啊,还看不到性别呢,名字什么的,您别瞎操心了,就您那文化水平唔唔唔——”,

嗯,估计小瞎子被扯嘴了,小少爷在阳光里弯着嘴角笑。



他透过医院的窗户看着明媚的蓝天,“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他摸摸肚子,“得赶紧给你想一个好的,不然只怕有人会抢第一~”,小神兽摇头晃脑的说,“咱不让他起,爸爸有文化啊,咱让爸爸起啊,再不济,咱自己起个卡哇伊的~咱们气气他们好不好?”

好无聊啊~好无聊啊~我好想开车啊好想开车啊~我一次都没得到过九良老师的身体。。。。。

可每次都卡在车门上也不能怪我啊,我不是不想写,主要是我的气质比较不适合写车~

而且最近还不能开车。。。。

残念。。。。。。(= ̄— ̄=)

我不管我不管~好寂寞喔好寂寞喔~陪我玩啦,随便谁,陪我玩吧~我会报答你的~

大不了给你画个图图什么的~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陪我玩吧~~~~不管玩什么我都可以让着你,陪我玩吧~


ps:这是  搞笑小红兵  太太(先生)的视频里截的图,我请她(他)让我用,他(她)一直没上线,所以如果人家不同意,我就会删图~

非主流完美男人







我孟.玛丽苏.榴莲.堂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八百平面米的黄金钻石~ 床上躺着一个邪魅霸气狷狂冷酷帅的一逼的男子,他冲着我狷狂一笑,露出他可以媲美黄金钻石~ 床的大白牙,“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周.东方.皇家.三弦.良的人了!”他说完像一个高高在上的~  神一样俯视众生。


虽然我只看了他一眼,但是我立马就发现,在他像神~一样霸道狷狂的外表下,有一颗婴儿肥一样美丽柔软的心灵,所以一定是那种富可敌国黑白通吃,全世界都有家产的男人!




我孟.玛丽苏.榴莲.堂虽然生来就是天煞孤星六亲无靠,但是凭着我不间断一年365天每天打365种工的经历,支持着我努力向上的自尊心,所以我的自尊心是不允许我立刻答应这个男人的,即使他邪魅霸气狷狂冷酷,帅的一逼。



“不。虽然我抽烟喝酒弹吉他,但是我知道我还是个孩纸!所以即使我们一夜练习了108种姿势,我仍然不能答应做你的女朋友。”

我单纯又不做作的清纯气质,立刻就吸引了这个拒绝过很多狂热追求者的男人。



这个霸道邪魅冷酷狷狂帅的一逼的男人,立刻拜到在我倾国倾城的美貌之下,于是他露着他可以媲美黄金钻石~床的大白牙,捏住了我白皙的下巴,“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你那该死的美貌已经征服了我的心,所以我周.东方.皇家.三弦.良一定娶你为妻,到时候,我要在珠穆朗玛峰上举行我们的婚礼!你!孟.玛丽苏.榴莲.堂只能是我的人!!!”






我听完以后,立刻激动的流下了七彩的像玻璃球一样滚到地上就变成车厘子的眼泪,“啊~这是个多么美好的男人啊,如果错过他,还有谁能改变我六亲无靠天煞孤星的命运呢?”


于是我孟.玛丽苏.榴莲.堂做下了人生中最最正确的决定。



“我孟.玛丽苏.榴莲.堂今生一定要当周.东方.皇家.三弦.良的妻子,即使屎~我也要做你们家的周门孟孟氏!啊~就让我给你生一个排的狗子吧!”





周.东方.皇家.三弦.良听完激动不已,他立刻吻上了我柔软细腻粉红色的微微噘起的小嘴唇儿,于是我们决定2020年2月29号,在全球人类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




婚礼选在了周.东方.皇家.三弦.良喜欢的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我一到现场,珠穆朗玛峰上的白雪立刻被我非凡的美貌融化了,于是我踩着从山底铺到山顶的,特地从南非运来的八心八剑bu ling bu ling的顶级钻石,穿着维多利亚的秘密——三点式透明婚纱,走向了站在峰顶的周王子。





在星际导弹的爆炸声中,周氏家族准备了那些专门为了我们培育的,犹如车轮大小的玫瑰花撒了下来,整个天空还布满樱花杏花桃花梨花牡丹花芍药杜鹃茉莉丁香海棠花.....以及全世界所有能种出来的花。






啊~全世界的人们都在为我们鼓掌尖叫,每一个电视台都在转播我们的婚礼,每一个爱着周.东方.皇家.三弦.良的女孩纸都蹲在手机.电脑.电视前哭泣着唱——

——    一次就好~









“你愿意嫁给周王子吗,孟公主陛下?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你愿意发誓永远不离开他,一生一世都陪伴着他吗?”

“我会永远陪着他,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我发誓永远不离开他,一生一世都陪伴着他。”





“我发誓。”

“我发誓。”



“我爱你。”他吻上我的嘴唇。




“I     do。”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我也爱你鸭~我的非主流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