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莲头

就任性的活吧,反正只活一次。

\(≧▽≦)/

好极了。坑也填了。可以踏踏实实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冬眠了。

芭蕉狐5(完结)

邪教
邪教
邪教

雷者勿近。




芭蕉等风,我等你。

风也不来。你,也不来。







“那她肯定长得好看极了!否则师父也不会这样想着她,那师父现在她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

“.......那为什么不去找她?”

“我把他弄丢了,找不到了。”

“你找过吗?为什么不找?说不定她在等你呢?”陶阳有点着急,他很喜欢师父,他希望师父一直都能快乐,这么多年,从他认识师父,就没有见师父真正开心过。

“妖是没有轮回的。”

“我知道妖没有轮回!可是........师父,喜欢的上是一只妖?”

“嗯。”

“他......死了?”

“........”

“你杀了他?”

“是也不是的.......他是为了救我...应该也没什么区别吧,是我杀了他。”


“.........师父我们回去吧。”,师父眼中的自责越来越深,陶阳不忍心在继续问下去。






孟鹤堂看着郭麒麟走了出去自己楞楞地呆在原地。



原来,他一直都以为是他害死了自己。

那,我在为你制造一场梦吧。









那天晚上,郭麒麟梦到孟鹤堂了。

“小道士~小道士~”

“.......小......小狐狸?”郭麒麟站在原地发呆直勾勾的盯着孟鹤堂,直到孟鹤堂扑到他的怀里。



“小道士~~我成仙啦~想我吗?”

“想。”郭麒麟紧紧地抱住孟鹤堂,生怕一个不小心他就把人弄丢了。

“小道士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我都成仙了你还是个道士~”

“我以为......我以为你死了。”


“怎么会!我是谁?!小孟仙儿!!我怎么可能会死呢?”

“那你怎么都不来找我?”

“那天不是被雷劈了嘛,然后我就魂化了......魂化之后就被麒麟大人叼了回去,然后就被关了起来一直修炼~”孟鹤堂变回狐狸在郭麒麟的身前蹭了蹭。

“小道士~你快点修炼好不好~成仙了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孟鹤堂软软糯糯的嗓音在郭麒麟的耳边响起。

“好。”





从那天以后陶阳就发现师父变了,变的爱笑了,虽然更加勤奋的修炼道法,但是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个样子,变的......好像有目标了。


只有郭麒麟知道他因为什么,只要成仙,只要成仙了,他就能见到他的小狐狸了。





只是郭麒麟不知道,妖死后入梦是要燃烧三魂七魄的。

他的小狐狸,真的走了。

芭蕉狐4

@从从又容容


一直纠结小狐狸的结局,就哭着抱我从哥的大腿,请她给我打的稿,帮我翻的脑洞,之后又在她的底稿上改来改去,改成了现在的样子.....怎么说呢,

蟹蟹,小从~~

小从最好最好最好了~~\(≧▽≦)/\(≧▽≦)/\(≧▽≦)/




ps:  蟹蟹从哥的,不杀之恩。——(= ̄ω ̄=)



“干什么呢,还不过来~”小道士收拾完东西,看着依然呆呆的坐着不动的小狐狸。

“不要。”小狐狸呆呆的摇摇头。

“什么不要。”郭麒麟收拾完过来拉住它的小爪子,“快点跟我走了,师父还等着我呢!”

“不要。”小狐狸拒绝他,“我记得奶奶说过,让我让我。。。。怎么来着?

它抱着脑袋想半天,“。。。。我忘了。”

“。。。。。那就不要想,”小道士拎起小狐狸,“快点走,雨天本来路就不好走。”

小狐狸被小道士拎在手里,它咬着自己的爪子,“我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可以做来着,我奶奶说过,是什么来着。。。。。”

“咕噜噜~”小狐狸的肚子叫了。

“我饿了。”小狐狸举起爪子报告,完全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

“去前面集市给你买吃的,”郭麒麟放下它,“自己走,走快点儿就给你买~”

“我要吃肉。”小狐狸蹦蹦跳跳的往前跑了几步,“还有糖豆~”





它打开庙门,往门外跳,只见 “噼啪~” 一道惊雷打在它的身上,炸住一道白光——

“小仙儿——”,郭麒麟扑了过去。

天空中的响着阵阵惊雷,似乎就在头顶盘旋,郭麒麟一把抱起雨里的小狐狸,闪电在他头顶噼里啪啦的只打闪,

头上的雨一滴一滴,滴到了小狐狸的脸上,小狐狸软软的躺在郭麒麟的怀里。

“小仙儿,小仙儿,小孟仙儿~”

郭麒麟拼命地摇晃着小狐狸,小狐狸勉勉强强睁开眼睛,

他看小狐狸醒了,赶紧心疼地摸摸它,“没事了没事了。。。”

“好,好疼啊。。。”小狐狸睁着无神的大眼睛说,

“不疼不疼啊~吹吹就不疼了。。。。”郭麒麟轻轻的给它吹着,心被紧紧的揪住了。

“我,我想起来了。。。。”小狐狸在他怀里吃力的说,“奶奶说下雨打雷的时候。。。。一定要躲起来。。。。”

“小孟仙儿!”郭麒麟扣住小狐狸脖子上的脉门试了试,嗯。。。。。还能感觉到非常微弱的跳动。

“小道士...我..我是不是快死了?”小狐狸气息微弱的看着郭麒麟。

“不会的,不会的...”,郭麒麟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惊雷就炸开在郭麒麟的头顶上。

“小道士!”小狐狸拼劲自己的全力把郭麒麟推了来替他挡了那道雷。



“小孟仙儿!!!!”,郭麒麟大喊一声,抱住了小狐狸。


“小,小道士...我可能要、要变成人啦了,我得、得回去修炼,你等着我,等着我回来找你...”,

小狐狸喘了一口气,接着说,“我要找的麒麟大人就是你啦,我会来找你...我没人类的名字,你、你给我起个名字吧...”。

“你那么爱吃糖,糖......对!就叫孟鹤堂!小狐狸,你不要回去好不好?你跟在我身边,即使不成精我也会保护你的,你.......不要走好不好?”郭麒麟眼泪滴了下来,把手放在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上轻轻的摸着。

“我、我喜欢这个、这个名字,以后我、我就叫孟 鹤 堂 了。”

小狐狸勾了勾唇角,幻化成一只幼狐,从郭麒麟的怀里挣脱了开来化成一团红光飞了出去。

“小道士,等我。”




郭麒麟楞楞地望着孟鹤堂消失的方向,滂沱大雨像开了闸门一样泻下来,地上射起无数箭头,屋檐上落下千万条瀑布,骤雨抽打着地面,雨飞水溅,溅到郭麒麟的身上,淋湿的却是郭麒麟的心。

那么虚弱的脉搏怎么可能会晋升,小孟仙儿...你是不是真当我是傻子啊...

你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啊...

郭麒麟在破庙呆呆的坐了一天一夜,看着太阳东升西落,第二天郭麒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把小狐狸没能吃完的糖豆,细细的包裹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离开了破庙。






孟鹤堂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感觉自己浑身没有重量一般。

“咦?!!我这是飞仙了还是死了?哦,死了。”孟鹤堂平静的认清楚自己的现况。然后飞快的适应了下去。

孟鹤堂成了传说中的孤魂野鬼,他想去找小道士,他飘啊飘飘啊飘飘到了小道士的道观里,可是他进不去,他现在已经是邪祟了。

孟鹤堂乖乖地在道观旁的山里住了下来。

小道士一定会出来的,只要他出来跟着他就好了。小狐狸这样想着,就安静的睡了过去。

分明已经是鬼魂了可是小狐狸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吃爱睡,可是现在已经吃不到东西了,于是孟鹤堂就把睡觉当成了他唯一的休闲方式,经常在树上一睡就是一整天,反正也没人看的到。

孟鹤堂在山里一住就是三十年。他遇到过山峰崩塌,潺潺溪流变滔天洪水,自己寻了一个老旧的祠堂栖身,再到遇见了隔壁山成了精的小老虎,却再也没遇到过郭麒麟。





很多很多年以后。

孟鹤堂再次遇到郭麒麟那天,天上又下着雨,郭麒麟穿着一身道袍身后跟着一个矮矮的小道士。


他,样子变了啊。



“师父,我们先进去避避雨吧?”

“很快就到了,我们直接回道观好了。”郭麒麟看着个头已经到他肩膀的徒弟淡淡地说道。



啊.....小道士比以前更冷淡了。


“可是,那样师父就淋湿了会感冒的!”

“诶!诶!”郭麒麟被徒弟连拖带拽的进了祠堂。

“小狐狸!”郭麒麟突然眼睛一亮,这里有小狐狸的气息。

“师父?”小徒弟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没事。”,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它呢,一定是因为自己太想它了。




“阿陶,你以后不用跟着我了。”郭麒麟伸手摸了摸陶阳的头。

“为什么?我表现的不好吗?我可以帮师父除妖了!”陶阳着急的说道。他不想离开师父,他想一直跟着他,保护他。



“妖也分好多种,也有好有坏,阿陶,你要学会分辨,否则,如果因为你死了一只好妖,那岂不是枉顾性命吗?”

“妖不都是吃人的吗?”

“不全是。”,郭麒麟笑了笑,却也再没有继续说下去。

郭麒麟说话的时候,小狐狸就在郭麒麟的周围飘着,他的小道士长成大道士了呢!




“师父师父,你有喜欢的人吗?”,陶阳红着一张脸磕磕绊绊的问道。

“喜欢的人?”郭麒麟歪着头看着门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师父您怎么不说话了?”,陶阳追着问。

“雨停了,我们回去吧。”郭麒麟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土。

“那师父还是没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师父有过牵挂的人吗.......”

“嗯,师父也有一个牵肠挂肚旧人.......”




“那人是谁?”

陶阳迫切的想知道那人是谁,就连孟鹤堂都往前凑了凑差点杵到郭麒麟的脸上。






“那孩子叫,孟鹤堂。”

“孟鹤堂?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很多年以前了,”,郭麒麟摇摇头,“时间很长了。”

我以玛丽苏的名义起誓10(完结)

“嗷嗷嗷~~呜~~”,孟鹤堂哭出一地的纸团。

“好了~别嚎了~”,张云雷撑着头,无可奈何的看着孟鹤堂擤鼻涕。

“他,抢我郭麒麟,还动手~~”孟鹤堂哭的直抽抽,“还推我~害我撞桌子上了~~”

“知道了,知道了~别哭了行不行?”,张云雷捉住孟鹤堂给他擦擦眼泪,“那时候给你说麒麟谈恋爱了,是你自己蹦出来说,啊,不放心啦,要去看一眼的~”

“那是我的初恋情人欸~”红鼻子小鹿堂理直气壮,“我总得要去把把关吧~”

“什么初恋情人,他是你人生第一件玩具还差不多,你忘了你那时候怎么对他的了?”,张云雷不以为然的提醒他。

“那也是爱!喜欢他就要欺负他,欺负到他记住自己为止!”,堂堂叉着腰,“你不懂就不要胡说,看他现在多乖!多听我的话!”。

“他听你的话??他只怕你吧!你忘了你给他的童年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啊。。。。。”张云雷摆弄了一下手指上的戒指。

“你说什么?”孟鹤堂问。

“没事,”,张云雷赶紧圆回来,“所以说,你不看见了吗,麒麟不一直是个好孩子嘛,现在他也花好月圆啦,你也可以功臣身退啦,多好~”

“好个屁!”孟鹤堂又抽抽搭搭的哭起来了,“那个死大个子又胖又丑,又野蛮!还比郭麒麟大那么老多,还是一点品味都没有,装修的房子老土的要命.......”,

“大哥,人家房子是要住的,你以为跟你一样都是拿去参赛的拿去夺奖的吗?”,张云雷苦口婆心,“算啦,小胖子喜欢,你就让他去吧,再说,严格来说你连旧情人都算不上,你吃的哪门子飞醋啊~”

“敢情~你过了河就拆桥,念完经就打和尚啊~”,孟鹤堂突然停住了,“我怎么就不能算旧情人啦!我还有郭麒麟写给我的情书呢!”

“那只是一张让你帮忙请假的请假条ok?请跟我读,q—ing~j—ia~t—iao~”,张云雷笑他,“小学没毕业吧你~”

“我不管~那个死胖子欺负我~我要打死他~嗷嗷嗷~嗷呜~~”,孟鹤堂直着脖子又开始哭起来。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有个声音冷冷的问了一句。





“嘎——”,孟鹤堂一看来人立马刹住了哭。

“不。那个,没什么。你听错了。”孟鹤堂严肃的看向张云雷,跟没事儿人一样,“我们在讨论一些这次参赛的细节,我觉得啊........”

张云雷也立马坐直了,“嗯,对,没事,你听错了。那什么,其实吧........”


来者不说话了,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婚礼策划师栾云平,看看远处教堂的尖儿,“我觉得这时候吧,就可以放飞那鸽子了,你觉得呢老阎?”

阎鹤祥一身礼服,戴着白色手套,他看看远处的天空,“要不今儿就排到这儿吧,先不要放鸽子了,这云有点积起来了,指不定待会儿会下雨,还是先这样吧。”

说着他对着前边的郭麒麟摆摆手。

栾云平想想说,“行,就到这儿也可以了,大致都弄的差不离了,就等后天好日子了,”,说到这,他一拍阎鹤祥,“老阎,以后我们郭麒麟可就拜托你啦!”

阎鹤祥一脸的幸福,“嗯~”








阎鹤祥来到更衣间,他脱下身上的礼服递给身边的人,“咦,我怎么好像没见过你啊?”

身边的人接过礼服,“我是临时过来帮忙的,”,他微微一笑,“我叫周九良。”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郭麒麟踩着婚礼进行曲走进了礼堂。

阎鹤祥黑着一只眼圈,微笑的站在了神父旁边,等着郭麒麟从礼堂那一头走过来。







“嗯?这是怎么了这是?”,于谦大爷看到了不解的问。

“嗯,估计是太高兴撞门上了呗~”,郭爸说。

“不像啊,看着像被谁打了........这小子得罪什么人了啊?给揍的跟个猪头似的~”,谦儿大爷不放心了。

“大概是偷人家宝贝了呗,人家攒心底的宝贝被他偷走了,被打一顿怎么了,他占多大便宜.......”,郭爸摇摇扇子,“不管他,年轻人皮糙肉厚的,这点伤过几天就好啦~”


“........”,谦儿大爷看看郭爸,一笑,不问啦~就看着两个孩子甜甜蜜蜜,天长地久吧~

炖母鸡

我以玛丽苏的名义起誓  并没有完,还有最后一点结尾,大概一章吧,我也不确定.........但是眼睛实在很疼,所以请让我休息几天,我会尽量给各位宝宝们奉上好吃的最后晚餐~

灰色炖母鸡~~(鞠躬)

我以玛丽苏的名义起誓9

几天过去了,壮壮每天都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着。

最近郭麒麟衣品越来越可爱了,还每天不重样,壮壮每天看到郭麒麟都会产生——活着真是美好啊~~的感觉。


问题是他身旁随时会站着一只很碍眼的粉红豹,这只粉红豹就跟没骨头一样,一天24小时粘在郭麒麟的身上。





今天一醒来,照例打开门。

料理台旁边站着一只白白净净的很养眼的郭麒麟,正在洗着青苹果。

他穿着蓝色条纹的体恤,穿一条很大很可爱的蓝色背带裤,松松垮垮的裤子一直拖到脚背,露出他小小的脚背,

清晨金色的阳光在郭麒麟的头发上跳跃着,水 哗哗 的响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青苹果独有的清香的甜味~


壮壮吞了一口口水,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扑倒这只小神兽,捉住他的脚丫子——咬下去......



禽兽!畜生!卑鄙无耻!下流龌蹉!!

壮壮正在唾弃自己,就见一团粉红色的不明生物飞快的冲出来,扑倒了小顺毛。


“哎呀~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粉红豹把小神兽抱近怀里,“好像一口把你吃点——”



“喂!!!”

壮壮生气了。


粉红豹眼皮都没抬,只顾着和郭麒麟说话,

“看~我给你搭配的衣服不错吧?多可爱~穿成这样上街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被你迷倒的......嗨呦~突然不想让你穿这么可爱了~嗯嗯~会被别人看到的.....”,

话没说完又抱住了。

郭麒麟被孟鹤堂搂的紧紧的,他挣扎了两下发现根本动不了,



“呼~”,

小神兽叹了一口气,听天由命吧,“我说,不是已经都听你的了吗?能不能先放开我?”

“不要。”孟鹤堂搂的更紧了。“打小我就这么搂住你的,你从来没说不好啊~”

“得了吧你,”,郭麒麟翻了个白眼,“那时候我才几岁啊,我打得过你吗我?我挣得开吗我?....现在我也挣不开啊........话说你都多大了,干嘛还得这样搂着我......欸~我说,你有皮肤饥渴症啊是怎么地?”,

“我有郭麒麟饥渴症~~~”,孟鹤堂说完蹭蹭小神兽的头毛,“抱着软软的,好舒服喔~”

孟鹤堂还没说完,突然就被很粗暴的一把扯开了。

“你干嘛!!”孟鹤堂跳脚了,“死胖子你嫉妒我和郭麒麟,你嫉妒我的美貌~”

壮壮没理他,拉起郭麒麟护到身后。

“这我的。你听清楚了,”壮壮的手指快戳到孟鹤堂的眼皮上了,

“这我的人。”他一巴掌推在孟鹤堂的胸上,又一巴掌推他胸口上,差点把孟鹤堂推了个跟头,“你再碰他,我打死你信不?”




“哥?~”,郭麒麟一脸惊喜的从背后探出脑袋。

“你给我回七~”壮壮一爪子呼噜过去,把小神兽又塞回自己背后了。






“哎呦~死胖子!!你居然敢打你孟大爷,今天我不跟你玩命,我不信孟,我姓,我姓,我跟你姓,啊——”

孟鹤堂尖叫着就扑过去了,壮壮扯着郭麒麟飞快的一闪——


duang~ 

就看孟鹤堂撞客厅的桌子角上了。



“欸~欸~欸~”孟鹤堂捂着肚子就痛苦的坐地上了,“我。的。肚。子......你,哎呦~嘶~好痛啊~~~”




“没事吧~”郭麒麟刚想过去看看,被壮壮一把拽住了,“不许去!”,


又冲地上的人一声吼,“别嚎啦~我送你去医院!去完赶紧给我滚蛋!知道吗,给我滚!不准再进我家门,听见没?!”





“谁稀达来你家!!嗷~”,这家伙就坐地上说哭就哭了起来,“都是这死妖精张云雷的馊主意!我要告师父,我不干了!!让我来的时候没说还要挨打啊?!我不干了我不干了!!!”

这家伙哭得鼻涕眼泪都留下来了,半晌站起身一眼看见沙发上老阎的外套了,抓起来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一通擦,

“你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孟鹤堂先生踩着粉红色小拖鞋就进房了,没一会儿功夫就旋风一般的拎着个小箱子走了。









“老阎......”,郭麒麟半天回过神,“你听他说什么了?好像,好像,我们误会他了,唔——”

话没说完嘴就被堵住了。





阎鹤祥半天才放开郭麒麟。

他看着满面通红的小少爷,“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一把抱起郭麒麟,“我只知道,我差一点就失去了全世界最可爱的你~”









就到这儿吧,我不会开车,请各位自行脑补。

我以玛丽苏的名义起誓8

叮~您的皮皮堂上线。






阎鹤祥站在客厅目瞪口呆,这sei啊这?这哪儿这?这什么情况啊这???

谁能告我一声发生了什么??!!


客厅的壁纸全部换成了少女的粉红系,浅粉色里面还有一朵朵的深粉色的小发发!!

郭麒麟一脸黑线的穿着奇怪的睡衣站在饮水机旁边,睡衣是只大兔子。帽子后面还垂着两只很大的粉红色的大耳朵,屁股后面居然还有一团毛茸茸的粉红小尾巴~

噗~

喷鼻血了~这也.....太犯规了吧.......



等等.......

小顺毛身边那是个什么东西?

那家伙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但是为什么要把胳膊架我们少爷头上?!

问题是小呆毛完全没反抗啊~

“你回来了~”,小呆毛一招手,手里端着杯子,脸上带着生不如死的表情,“介绍一下,这是......”

“在下,郭麒麟的未婚夫,”,这家伙恭恭敬敬鞠了个躬,“我叫孟鹤堂。”





一阵飓风挂过大熊猫的脑海。



孟鹤堂?!师父最喜欢的那个混蛋?不,那个徒弟?他不很早就去日本了嘛?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你甭听他胡说八道,这也我爸徒弟,我也管他叫哥,”小顺毛刚想往过走,就被人拽着兔子耳朵拉回七了。

“胡说,打你一丁点大的时候,师父就把你许配给我了,说让我保护你一辈砸~”,孟鹤堂一把抱住郭麒麟在他脑袋上蹭来蹭去,“你不可以耍赖喔~不然我就告师父,你住在一个男人家,”,

撒娇堂一抬头看到壮壮瞪他了,“还长得跟哆啦A梦里的大雄似得.......欸,你还真别说,你确实像大熊,大熊猫啊你,国宝啊你~”





一万只羊驼又跑了过去。


“咳,那什么,”壮壮咳嗽两声,他是谁啊,他是阎鹤祥,他能被这么个,嗯.......嗯,狐狸精给治住了吗?“您这次回来是回来玩几天吗?”

“当然不是啦~”,狐狸精挑起小顺毛的下巴,“我是来娶他的——”

“噗~”,郭麒麟一口水喷了孟鹤堂一脸。

“对不起对不起~”,郭麒麟赶紧抓起桌子上的抹布就给他擦脸,“我不故意的我不故意的,你看你,谁让胡八道——”。

“谁胡说啦谁胡说啦,师父同意啦~”,孟鹤堂不乐意了,一掏兜,拿出手机戳几下,举到郭麒麟眼前,“看!”






“师父,郭麒麟都二十二啦,我打小就喜欢他,您也允了的,现在我也算功成名就了,所以我打算今年十月就跟他结婚,你看怎么样啊师父?”

“十月桂花万里香,最是人间好时节。我看可以。”





郭麒麟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字懵了。啊?!真的?!

“你不信打电话七问七呀~”,傲娇孟鹤堂拿起手机拨出去。



“喂,喂,爸,爸,我跟您说一事儿,就是孟鹤堂回来了,他要我......”

“可以呀,我看行。好了。挂了吧,我马上要上台了,你有什么要求,你自己给他提啊~”

“嘟嘟嘟......”


孟鹤堂坐椅子上嫣然一笑,“没骗你吧~”








两万只藏羚羊铺天盖地的跑过来。


“neng死我得了~”郭麒麟蹲地上了。








他太知道他这个哥哥了,人真挺好,问题是,从小这家伙是个非常态,也就是不是一般变态,想想小时候因为反抗他,被他收拾的师兄师弟.......郭麒麟鸡皮疙瘩起一身,这就是为什么他不敢反抗的原因,问题是结婚可不行啊,他爱的的是老阎,没想过别人.....


嗯?老阎脸色很难看嘛..........好像可以......这也不行啊,真被孟哥抓到手里........

郭麒麟扭头一看孟鹤堂那妖娆的粉红色脚趾甲盖儿,打了个冷颤,“还不如neng死我呢~”



壮壮站客厅拎着包,肺都要气炸了,不经过我的允许就住我屋!还换我壁纸!当我面!还敢抢我少爷!!北极熊不发威你当我是国宝啊!!!我看你是活腻你!!!



我以玛丽苏的名义起誓7

地上到处都是血,还有乱七八糟的脚印,远远的看到餐桌边露出一只脚。

“郭,郭郭麒麟~~”,壮壮不但腿肚子软的立马跪下来了,声音都吓得变形了。

“麒麟~麒,麒麟~~~”他带着哭腔抖抖索索的想爬过去,“麒麟.......”


好不容易挪动了几步之后,壮壮突然觉得屋里有股很熟悉的味道,甜甜的.......酸酸的....好像,好像是.......

呼~   餐桌边倒着的人突然一下坐起来了,


“妈呀!!!”,壮壮一声惨叫就吼出来了。


郭麒麟慢条斯理的坐起来,“回来啦~”。

“郭麒麟!!!!你,”阎鹤祥拿手指着小顺毛,气的手直突突,“你干什么你!!!”

“我?我怎么了我?”,他拿手指抹抹脸上的红,放嘴里舔了一下,又看看四周,“番茄酱而已~”

郭麒麟笑得很无害,“对了,我听说阎老师好像恐血啊~”

“不过,这虽然不是真的,看着一定很害怕吧~比如那条蛇,”他声音很稳,“这叫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你教我的,不是吗?”,郭麒麟手撑着地,眼中波澜不起,一点也不像几天前的那个小豆丁了。

阎鹤祥张了张嘴,

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郭麒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的。。。。

他低了一下头,突然觉得自己居然找不到适合的词来形容自己的小少爷了。







“拉我起来吧。”,郭麒麟把手伸给了阎鹤祥。

阎鹤祥想了想坐起来走到他身边,伸出了手。

“之所以费尽心机,不过是想靠近一点而已。”,郭麒麟拉住他的手站起身来。

他依然没有放开阎鹤祥的手。

他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得君一寸,乃是天命,”,他强势地逼近一步,阎鹤祥不禁倒退一步,“近君一尺,不胜欢喜~”,郭麒麟眼中带着压迫性的霸气,又逼近了一步,“朝思暮想之,心之神往之~”

阎鹤祥一步退到了门边,砰  得一声撞在了门上。

这这这孩子怎么了这孩子~



嗯~

阎鹤祥勉强咽了一下口水,不带这么玩儿的啊,我可是你哥啊,你你你好好说话,突然这么撩是要干什么???






阎鹤祥一晚上没睡好。

床要是炕做得估计一晚上早就让他滚出个坑了都。

是报仇吧,应该?因为自己耍他来着......其他的......都是假的吧......

朝思暮想之....

壮壮抱着被子滚滚滚。



不行啊,师父知道的话......完了完了......会死的.....

壮壮冷汗又下来了。




郭麒麟喜欢自己固然是挺开心的,但是自己一直拿他当弟弟的,突然加进来这么一层意思......怎么这么的这么的......

尴尬......


大脑呆刚伸手想去拿包子,对面的小爪子也伸出来了,手碰到一起了......

滋滋滋~大脑呆都能听见电流声了。

“那什么,咳咳,我吃饱了,你你吃吧~”,大脑呆故作自然的收回手,放下报纸,离开了餐桌。

小顺毛拿起包子气呼呼一口咬下去。


“这招是不是太直接了?”,郭麒麟琢磨,“我是不是应该婉转一点告诉他?”




正想着呢,电话响了。

一看,嗯?!他怎么回来了。





完了完了。

郭麒麟头很大。

我以玛丽苏的名义起誓6

本想一发完的文章,打算三四章之内结束,现如今写到这儿了还没写完,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弄死我自己......






大脑呆看小顺毛垂着头走出洗手间时,脸上绷住不乐,还劲量做出了平常那副样子。






“待会儿去哪儿啊?”壮壮发动车子,问小顺毛。

“回家。”小顺毛无精打采的靠在副驾驶上,有气无力的。

壮壮看看他,“我中午可回不来,我还有事呢,你看不买点吃的带回去?”

“嗯。”小顺毛眼睛闭着哼了一声。




看来吓得不轻。

大脑呆看着郭麒麟煞白煞白的小脸,多多少少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内疚。



进了超市,他挑挑捡捡的给小顺毛拿好吃的,挑半天,嗯?另一个不见了,一回头,小顺毛呆呆的站超市入口处发愣呢。




“怎么了?”大脑呆奔过来问小顺毛。

小顺毛可怜兮兮的猫着个背,壮壮一低头,郭麒麟这两只小爪子也攥得紧紧的,“我有点难受......”

话音没落,郭麒麟就扑到垃圾桶旁边 哇哇  的吐了。






糟了!壮壮心里咯噔一下,玩欢脱了~




他给郭麒麟顺着背寻思了,这是少爷,娇生惯养的,只怕是还真没近距离接触过这么大的蛇,看来还是惊吓过度了。

“我要,我要吐~”小顺毛趴垃圾桶上就不起来了,“头晕~”

壮壮看他吐半天也没吐出东西,想着还是吓到了,又想,不能撂这儿啊,这是超市嘛,不是,得了,东西也甭买了,壮壮一弯腰背起小顺毛就往出去了。



回到家,放下背上的郭麒麟,给阎鹤祥累出一身瀑布汗,

哎呦,得亏是这郭麒麟人小身子软也不沉,不然还不得累死老阎了~

老阎这边正牛似得喘呢,那边就来电话了,老阎一看,催他的来了,就没接。这边倒手给郭麒麟脱了鞋,放床上安顿好了,又马不停蹄的煮了一锅粥,弄了两个清淡小菜,这才抓起车钥匙出了门。

手头上的事情挺棘手的,烦得老阎一脑门的青筋直冒,好容易弄顺溜了,一抬手腕子,呦,凌晨一点半了。他慢慢悠悠伸了个懒腰收拾东西,回家吧~



路上惦记着郭麒麟,特特儿绕路去了24h营业的粥鼎记,又买了锅贴和南瓜粥,出了门他看看手里拎着的袋子,突然摇摇头笑了,何必呢?




折腾他一场,看着他遭罪又图什么呢?这么想着倒有点心疼起小顺毛了。






一开门,满地的血红!阎鹤祥手里的袋子立马华丽丽的就飞出去了。

我有强迫症,我非常喜欢我的整张排版有个小嚯嚯~(缺口)

嘿嘿嘿~(= ̄ω ̄=)